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sfjshw.com

古今旗谈 第四部 沧海桑田 第39章

第四部 沧海桑田 第39章 白莲圣女  上回书说到,小旗收了金发美女伊莎贝儿,同时又收了广东著名武师,革命党人支持者黄飞鸿的贫乳十三姨。在清代,顺治死皮赖活,一定要去现代。在此同时让小旗始料不及的是,在清宫中为自己守身的妹妹却决定不再与自己相见,母子二人与他恩断义绝。  小旗的性欲已经冷却了下来。当他准备好接受与浪荡的妹妹之间的不伦之恋时,妹妹居然一夜之间长大了,不但拒绝了他,还让他们父子不再相见。小旗不知道自己是快乐,是悲伤还是失望。他想起来,妹妹的变化正是他当初送妹妹到清宫的目的。如今目的算是达到了。  顺治的举动让他也很不解,他花了很多时间也没想明白。如果让他放弃南宋的一切,枯守着明代的妻妾,那他是说什么也不干的。  他平时都喜欢带上双喜茵茵去年代间游玩。此时他只想一个人散散心。  ***************  盛夏。  南宋时代。  曾经的金国中都,如今的蒙古大都,未来的北京。  这天他一个人闲游,在大都附近雇了一叶扁舟,泛舟在京杭大运河上。  他每半个月左右就从现代回杭州一趟。每次回去都在皇宫里淫乱一番,再去学院看看马上就要上大三了的小曼,接她回现代待几天。姑娘大了,变得更有味道,小旗越来越爱小曼了。然后还会去民国看看小兰的生意,再给她施施肥。  可今天他只是闲游,并非要回南宋的皇城。  小旗站在船头,天很低,来往船只如织。空气中又湿又热又闷,他心中更是闷得要炸了。天看来是要下雨了。  盛极一时的大金国已经被蒙古铁骑灭了。因为暗地里的同盟关系,蒙古并没有骚扰小旗的南宋使馆。刚刚经过一场战乱的大都很快恢复了往日的繁华。从运河上来来往往的商船就能看得出经济活动又活跃起来了。  “这位公子,要下雨啦,还是进来避一避吧。”船尾的艄公对小旗说。这艄公年纪有三十几岁,挽着衣袖裤腿,看上去很是精壮。  “没关系,下了再说吧。”小旗说。  那艄公却道:“我劝公子还是早些进仓为妙,小心大雨来了湿了您万金之体。”  小旗想:“这船家真是无聊,下点雨算什么。”也不去理他,仍是站在船头看着风景。  对面一条华丽的大船缓缓驶来,占了小半个河面。船上的人各个衣着华丽,男男女女站在船舷上指指点点。小旗想:“这定是什么达官贵人的游船吧?”  小旗船尾的艄公低声说:“公子站稳了!”突然手上一加力小船如箭一般向前窜去,吓了小旗一跳。  小旗高叫:“慢些!慢些!要撞上了!”  只听“嘣!”的一声,前面一只小船有点慢,被小旗的船撞在了船舷上。那船上操船的也是个汉子,扯着脖子就喊:“我说后面的,你长没长眼睛啊!”  小旗船上的艄公一听就不高兴了,也叫道:“你说什么呢?!什么叫我没长眼睛啊?!”  这时又是“嘣!”的一声,小旗脚下一震,差点摔倒。原来后面的船又撞到了他的船上。结果三只船上的船夫在那里吵个不停,停在了水面上。后面的船越来越多,堵住了整个河面。  这时对面的大船已经很近了。船头一人高喊:“对面的小船听着,南院大王乌图骨大人在此,赶快让开,否则撞翻了没人赔!”  大船速度不减反而快了一点,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眼看着就要撞上来了。  几个船夫对望了一眼,似是心领神会。一个船夫一提小旗的后领,用力一跃。小旗只感到两耳生风,等双脚落实,竟已在大船之上。另有十几名船家也上了大船,手中各拿兵刃,看来是早有准备。  船上一时乱成一片,年轻的妇人尖叫着逃回船仓,小旗看到其中很多人不似中土人士。一名看似船夫首领的人大叫一声:“杀!”众船夫见到船上男子举刀就砍,船上有不少兵丁,怎奈何众船夫都是武艺高强的绿林好汉,转眼间数人被砍翻在甲板上。小旗蜷在船头吓得发抖,想马上跑,又怕穿到别的年代时落到水里,还想再多看一会儿热闹,双手伸在跨下,按着两颗睾丸随时准备改换时空。  眼看着大船上兵丁要被砍光了,突然船仓中跃出几个手拿怪异兵器的光头大汉,十几名绿林好汉竟不是这几个光头大汉的对手,不一会儿也折了两个人。  这时那领头的又是一声呼啸,大叫:“鹰爪子利害,我们先闪!”  于是众好汉开始一个一个跳下水去,跳得慢的几个被光头大汉所擒。小旗一看再留下来凶多吉少,刚想拧动跨下,突然双臂一紧,原来背后有人突袭,捉住了他。  小旗大叫:“我不是他们一伙的!我是坐船的!抓错人了!抓错人了!”  突然小旗腰间一麻,被人点了穴道。站都站不稳了,说不出话来。过了半个多时辰,大船靠岸了。小旗和其他被捉的人一起关进了一座地牢当中。  地牢中原来就有十几个人了,都是反绑了双臂,或绑在柱子上或半吊在空中。见到小旗他们来了,有人叫道:“张三哥,老吴,阿德,怎么你们也被抓来了?!”  和小旗一起进来的一个人说:“唉,我们打听到今日蒙古南院大王那狗官从水路经过,我们本来打算去劫了他,拿来换回我教圣女。没成想鞑子的鹰爪子这么厉害,孙长福和老于死啦,我们几个功夫不济没跑掉。”  有人看到小旗,问:“这位公子是?”  有人答到:“老齐带来的,不知什么来头。喂!小相公,李大哥问你话呢?”  小旗正在想脱身之计呢,装作穴道未解,没理他。  *****************  过了很久很久,小旗已经开始担心双喜了。牢门一响,有官兵进来了,带着所有的犯人到了一所大院子中,站成一排。是时天色已晚,但院中灯火通明,院子一侧搭了个台子,上面男男女女坐了好多人,各个衣饰华贵,而且很多看上去不似中土人士。中间坐着两个身材胖大,身着元代朝服的人,一看就是大官。其中一人身后侍立着两个光头大汉,想来就是那个“南院大王”了。看样子,院中将会有什么节目上演。  只见另一个当官的一打手式,用蒙古话说:“带上来吧。”  几个大汉抬着一样事物放到了院子中间,这样事物上面还盖了一大片红布。  一个军官打扮的人走到场中先向台子上的各位施了一礼,然后高声用汉语叫道:“各位大人,贵客,请了!小人图察,今天在王爷府里特地给各位准备了些小节目,以解各位远来劳顿。”  看来当时汉语便如今日之英语一样,是世界各族人民通用语言。  说完停了一停,转了半个身子,一半对着看台,另一半竟像是对着站成一排的犯人说:“白莲教中故老相传,教中白莲圣女是经过特别训练的处女。那圣处女所练之功乃是天下至淫,而身为圣处女又要谨守处女之身,为此而每日身浴欲火之中,以示人间极苦。白莲教中人都要誓死保卫圣女处子之身。”  那军官图察说到这里,看了看一排犯人,说:“你们都是白莲弟子,想来都知道吧。”  小旗左右看看,各人脸上都没有怀疑的神色,看来的确是这样了。  图察叫道:“灌他们喝白莲教孽水!”  几个军校拿着几把酒壶过来,给每个犯人都灌了不少。小旗也被迫喝下去一大口,入口又辣又甜,很像美酒。灌到最后一个人,图察叫道:“停!要留一个清醒的。”  图察转过身来对看台说道:“白莲邪教专门喜欢折磨自己人,这是他们平日经常举行的仪式。他们会自己喝下一种猛烈的性药,叫做‘孽水’,能让喝了的人情欲高涨。然后和这种情欲对抗,这就是他们的修行。刚才属下给他们喝的就是他们自己做的性药。”  小旗除了有点晕晕的倒是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其他的犯人却纷纷神情严肃的对那个没有被灌药的人说:“谢大哥,我们全靠你了!等下千万不要手下留情啊!”  那位谢大哥也说:“兄弟们,要守住啊!”  图察又下令:“把他们的裤子脱了!”  于是几个军校上来把犯人的裤子全脱了,露出十几个男人的下体。忽然看台上发出一片女人的惊呼,估计是看到了小旗还未硬起来的完美大鸡巴了。  小旗心下万分不解:“这是在做什么啊?”左看看右看看,只见每个背缚双手的人都直盯着院中盖着红布的事物。渐渐的小旗开始感到混身血液循环加速,跨下一跳,看来是那性药起作用了。  这时图察说道:“各位请看,白莲圣女!”  说着把院中那事物上的红布一拉,一个檀木的台子上是一个巨大的绿玉莲花座,莲花座上露出一个躺着的混身赤裸的少女来。看台上的男男女女都发出声声赞叹,太美了。  小旗绝对是第一个勃起的人,跨下的大鸡巴“扑楞”一下就立了起来。有不少女子议论声从看台上响起来,对着小旗的方向指指点点。其他人的鸡巴也都不同程度的硬了起来。每个人的阳具上都纹着盘龙,想来是白莲教的习俗吧。  小旗又见到了自己最喜欢的“莲花结构”——那少女双脚收起到屁股两侧,双腿大大的分开,粉白的双腿形成了莲花的前两片花瓣。双腿中间是稀疏的阴毛覆盖的女阴,中间的处女缝隙清晰可见,那是莲花的花芯和花蕊。少女成熟饱满的双峰是莲花的后面两片花瓣。少女打开的双脚是莲花的花托。少女青葱般的玉臂自然的打开着,像是莲花散开的另外两个花瓣。整个洁白的身子放在绿色的莲台上就像是一朵盛开的莲花。虽然看不到少女的容貌,但小旗能想得到,那一定很美。  “啊!”小旗终于明白了:“这少女这么白,又躺成莲花结构,怪不得叫白莲教。”  这时又一名丫环打扮的少女被推了进来。图察对她说:“唤醒她。”  那丫环没动,被后面的军士打了一鞭,才缓缓俯在圣女耳边念了些什么。  这时众人都盯着场中。只见圣女摊开的手动了动,忽然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哎……”  双臂,双腿,双乳所构成的六片白莲花的花瓣一齐向内收,就像要收成一朵花苞一样。然后又:  “喔……”  的一声,六片花瓣齐开,小淫穴内竟有花密流出。  那声音娇媚无限,相信在场的所有男人都有反应了。尤其是场中这些犯人,全部充分勃起了,鸡巴一个比一个硬。  那圣女口中开始时断时续的发出一阵阵娇呼,“啊……啊……嗯……”声音中充满了无限的诱惑,让人想起深闺中思春的少女,听得人人面红耳赤。场中的犯人这时药力开始大面积发作了。  小旗看到如此的美女,听到如此的声音早就刻制不住了,就想一下子扑上去操了她。刚向前一冲就有兵丁在后面拉住了他,任他怎么挣扎也冲不出去,他又不是武林高手,两个兵丁要按住他还是很容易的。但其他犯人也开始燥动了。  图察过来,竟解开了那个谢大哥的绑绳,然后递给他一把大刀。那谢大哥接过大刀竟不反抗,反而是走到圣女身前神情严禁,盯着自己的兄弟们。  图察又一声令下所有犯人绑绳都被解开了。图察叫道:“各位开眼!”说完回到了看台上。  小旗一下子就像百米冲刺一样向圣女冲去。还没跑上两步就被人一把抓住,一个人对他说:“兄弟,要忍住啊!”  小旗还是像疯了一样向前冲,必竟他不像别人一样是修练过的,一点也克制不住。突然腿上一麻,被人点了穴道,趴在地上双腿不能动了,就这样,还用双手向前努力的爬,爬一段,又被其他犯人拖回来。  这时犯人群中一个年纪很轻的受不了了,趁大家不注意一下子冲了出来,扶着自己的阳具就要去操圣女。  那个拿刀的谢大哥叫道:“小五子回去!你再走一步我不客气了!”  那小五子一声虎吼跃了起来,谢大哥手起刀落,眼看着血测四方,砍死了小五子。  死人了,看台上发出阵阵欢笑。那圣女的叫声越来越淫也越来越响了。众白莲弟子完全无视小五子的死,一个一个努力闭着眼睛,手按双耳,由于药酒的作用,都是面红耳赤,阳具高举。另两个年纪轻的已经开始自己套动阳具手淫了。  “我受不啦!”又一个人冲了过去,又是被姓谢的砍翻,他的手甚至已经碰到了圣女躺着的台子了,软软的滑了下来,看台上又发出一阵欢呼。  这时又一个人忍不住了开始慢慢红着眼睛一步一步向前走,他的眼中似乎只有圣女那莲花圣地。另一个人冲过去一把拉开他,叫道:“我先来!”先前那人反手打来,两人打做一团。姓谢的看他们不再向前,也没敢过去,仍是站在圣女前面执刀而立。  只听“啊!”的一声,相斗二人中武功不济的那位被踢中跨下,似乎睾丸都踢爆了,捂着下体杀猪一样的鬼叫,满地打滚。看台上的人都发出了“欧!”的痛楚声。  又有两个人冲上来,和刚刚那人争抢起来,打得很是激烈。招招都很是阴毒。  刚才唤醒圣女的那个丫环打扮的少女此时再也看不下去了,她不想自己教中兄弟相互残杀。她慢慢走到姓谢的边上,说:“谢伯伯,放过这些教中兄弟吧,小女珠儿今天要为我教献身了!”  珠儿说完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全脱了,露出少女诱人的胴体。虽说没有圣女那么完美无瑕却也是羊脂玉润,让人色心大起。  她走到姓谢的身前,高声叫道:“我教中兄弟若是忍不住的,就拿了珠儿的身子去吧!”  她话音未落,刚才相斗三人中的一人已经冲了上来,一把按倒这个叫珠儿的小丫头,一下子把自己的阳具插进了少女穴中。少女一声惨呼,听声音很是痛楚,定是少女破瓜了。那人抱着少女在院中地上就操干起来,干得珠儿连声呼叫。叫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还在相斗的二人也靠了过来。  珠儿强忍下体巨痛,猛的一翻身变做女上男下,身下那男子仍是不停操干。珠儿叫道:“朱伯伯,珠儿后面还有个洞,你来插吧,不要靠近圣女啊!”  这姓朱的是相斗二人中的一个,听到珠儿的话转头一看,果见到珠儿正趴在一个男人身上,努力的把小屁股翘起来,娇小的屁眼正对着自己。于是一声大吼扑了上去,他的阳具也算是大的了,上面纹了一条青龙,对准少女那干涩的菊花洞,用力的插了进去,少女又是一声比刚才还要痛的惨叫。刚刚还是处女的珠儿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瞬间被两条粗大的肉棍同时插进了前后两个洞,又被不停的大力抽插,真是太惨了。小穴和屁眼中都有鲜血流了出来。珠儿被插得眼泪横飞。  这时相斗的另一个青年刚被姓谢的一脚踢了回去。珠儿又叫道:“李……李……大哥……啊……好痛……啊……你……啊……你过来……到珠儿这来……”  那李姓青年双目死盯着圣女的蜜穴,慢慢的向三人靠过来。刚靠近一点,珠儿一把抓住了他硬直的阳具把他拉了过来,放在口中就吸。那姓李的感到阳具里的小嘴中温柔无比,马上开始大力的在珠儿口中抽插,每一下都插进了少女食道中,插得少女直翻白眼。珠儿穴中,屁眼里,口中的三个男人有了一些安慰之后,不再那么暴躁,都在享受着少女的身体。  这时又有两个年纪比较大一点的也定力不足了,向圣女一步一步走来,看得出,他们在努力的和自己的欲火抗衡,眼看着就要走到姓谢的刀下了。珠儿忙用手扶住口中的大鸡巴,咳嗽了几声,叫道:“陆伯伯,程伯伯!别靠近圣女!到侄女这边来!”  陆程二人看到圣女身侧四个人干得正酣,也慢慢靠了过来。小珠儿一手一个,把他们的阳具握在手中,上下套动。这珠儿看上去也就是十六七岁年纪,第一次与男人交合竟是以一对五,看台上的人都看傻了。  这时正在插珠儿屁眼的那人突然发出一声“啊!”的长叫,疯了一样的猛插一阵,然后浑身一抖,看样是泄在少女屁眼里了。  那人退了下来,安静的在一旁闭目打坐。这时又一名白莲弟子冲上来,插进了精液直流的少女屁眼。不一会儿珠儿小穴中也换人了。换下来的人同样在一旁打坐。就这样十几个白莲男弟子围着珠儿不停的干,打坐了一会儿又忍不住的人也会站起来再加入战团。开始珠儿还有力气给两个人手淫,后来被干得奄奄一息,只能任由别人插他的小穴、屁眼和小嘴了。  连一边的姓谢的都看不下去了,垂着泪说:“各位兄弟,大家尽量忍一忍吧,珠儿这丫头眼看着就要被你们插死了!”围着一团乱交的人干着急。看台上所有的人也都把目光投射到乱交的一团人上。  谁也没有注意到,小旗这时已爬到了圣女躺着的台子下。这时他感到腿上被点的穴道差不多解开了,双腿还是不大听使唤,但已不那么麻了。他扶着台子慢慢站起来,首先进入眼帘的是圣女的美穴。  圣女的穴的确太美了,看上去又嫩又湿,颜色淡红,由于正在发情,大小阴唇都已张开露出里面红红的阴肉,上面的阴蒂一动一动,挑逗着小旗。小旗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力量,一下站了起来。他终于见到了圣女的脸,那分明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美艳无方,身材完美。半合着媚眼,口中大声的娇呼着。  小旗一站起来,看台上的人马上注意到了。有人高喊:“你们看那个人!”  那姓谢的也回过身来。  可是已经晚了,小旗已经扶正了自己那万恶之物对准了圣女的小穴。大家都是一怔的时候,小旗跨下一用力大鸡巴大半进了圣女的小穴,冲破了圣处女的处女膜。小旗闭上眼睛,“真是他妈的太爽了!”小旗心想。这时他的神智一下子恢复回来,左右一看,姓谢的正挥刀向他砍来,叫着:“放开圣女,你这淫贼!”另一边图察也挥刀砍来,口中叫着:“你给我下来,那是留给大王的!”  小旗马上把手伸到跨下一拧。小旗带着鸡巴上插着的圣女到了一百年后的元朝。  *****************  小旗左右看了看,还是在那个院中,只不过现在这个院子已被荒掉了,二人正在一片长草之上。小旗没心思看风景。看看跨下眉头略紧的圣女,知道她刚刚破瓜有些痛,开始慢慢一下一下的抽插起来。  渐渐的圣女开始张开眼睛,大大的乌黑的眼睛好奇的望着在她身上操干的小旗,然后圣女的双手搭上的小旗的双肩,口中开始低声的娇呼:“啊……啊……啊……痛……”  小旗第一次听见她说出一个字来,感觉声音清脆好听,马上又慢了一点。圣女穴中分泌的液体很多很滑,很快她就爽得直扭腰了,口中叫着:“啊……啊……能不能……啊……能不能……快一点……”  小旗心中一乐,开始加速。这下圣女开始大声淫叫了,听了都让小旗想射。  圣女的穴中的确与众不同,似乎插进了一层又有一层,然后又有一层,每次插入都有三层的快感,而且小穴蠕动得很有力,加上又湿又滑,让小旗抽插得很开心。身下的圣女也在努力的配合着让小旗爽。忽然圣女高叫:“天啊!……快……啊……用力啊……用力……用力……啊……”  小旗知她快到高潮了,马上换成自己正常的力度和速度,这足够圣女这第一次破处的少女消受的了。  “啊!”圣女小穴一抖动,一阵阴精淋在小旗的大龟头上,小穴里一紧一紧夹得小旗一个不小心也高潮了。这时阴道里传来巨大的吸力,用力的吸着小旗的龟头,小旗开始大量的射精。这个小穴真是个吸精器,刚刚被圣女阴精淋那一下真是太舒服,小旗回味很久,真是太美的,自己感到通体舒坦无比,似乎在牢中大半天的辛苦感都一扫而光了。  小旗还在回味中,圣女一翻身跪在小旗身前,说道:“奴婢飞儿拜见皇上!”  小旗一听,有点胡涂了,问:“奴婢?皇上?你不是白莲教的圣女吗?”  圣女答道:“皇上,我就是你的三十万兵马大元帅岳飞儿啊!”说罢拜伏下去。  小穴中的精液大股大股地流到了草地上,成了花肥。  一向让小旗如雷贯耳的岳飞儿大元帅怎么会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又怎么会是白莲教的圣女?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