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sfjshw.com

凌辱女家教.














嘉欣在高考中凭着800多的高分考进了省内的一所重点大学。进入大学后不久,就有一位大三的男生对她展开了热烈的追求。男生的名字叫智明,是校内学生会主席,并且是文娱活动的积极份子。很快地,嘉欣就成为了爱情的俘虏。两人经常在校内出双入对,感情也一天天的加深。在情人节的晚上,她终于献出了自己宝贵的贞操。




新学期开始,智明在某台资公司里找到了一份兼职工作。台商是出了名刻薄的,每晚不到10点都不能下班,有时还要到熬到深夜1、2点。两人见面的机会少了很多,但只要一有时间,他们就会在智明的租住的房子里缠绵一翻。




三月中旬,嘉欣找到了一份做家教的兼职工作。是辅导一个临近高考的高三学生。孩子名字叫宇恒,是家里的独子,自小就被宠惯了,自从上了高中以后,已经请过差不多20个家教了,但几乎没一个是可以做超过一个月的。当然,孩子的成绩也从没好过。非常任性父母是做生意的,晚上没个十一、二点也不会回家。孩子平时的起居饮食都交给保姆照顾。




意外地,在接受了嘉欣辅导两个星期后的一次测验里,宇恒拿到了71分。虽然依旧并不怎么样,但相比起以前四、五十分无疑是一个大跃进。




孩子的父母知道后非常高兴,特别是父亲,他似乎非常喜欢嘉欣。




「嘉欣,小恒就交给你了。」接着还塞了200块钱给她。




在做出成绩后,嘉欣也非常高兴。而且变得更加热心。




一天,她像往常那样来到了宇恒家。




「小恒,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




「那开始复习吧,今晚和你讲一下关于『被动语态』方面的问题。」




每次补习都是在宇恒的房间里进行的,由于保姆每天都收拾,房间非常整齐。而补习前,嘉欣都有备课,可见她是专注于这份工作的,毕竟是重点大学的高材生嘛。不过今晚宇恒好像有点心不在焉的。




「小恒,你有听我说吗?」




「啊!对不起,姐姐。」




宇恒一直都这做称呼她,因为嘉欣年纪比他要大差不多一岁,而嘉欣则希望他叫自己做老师,但想想也不过是一个称呼罢了,也没去计较太多。




「没关系,不要被一次的成功就冲昏了头脑哦。」




「对了,姐姐,我有问题不是太明白想问问你。」




「哦,说吧,是什么问题?」




「嗯……」




宇恒开始有点吞吞吐吐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之前那么爽朗。




「到底有哪里不懂,是数学还是语文?」




「嗯……嗯……」说到这里,宇恒提高了声调「姐姐和男朋友做爱的时候都有些什么感觉?」




「什么?」




嘉欣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用充满疑惑和捎带羞怒的眼神看着宇恒。




「干什么问这种问题?」




「嗯……」




「你要是没其他问题的话,姐姐要回家了。」




嘉欣满脸怒气,把东西收拾好便站了起来。




「等等,姐姐,我有东西想给你看。」




「是什么东西?」




「你看过就知道了。」




接着宇恒点了一下旁边电脑桌上的滑鼠,显示器就开着了,原来电脑一直没关,看来是早准备好的。




经过简短的操作后,萤幕上出现了画面,只见一男一女在床上,因为镜头设置的较远的关系,没能看清两人的面孔,但就可以清楚看到两人都是全身赤裸,隐约可以看到女人的乳房。




虽然没有看清楚两人的面孔,但房间的布置却是一目了然,而这已足够让嘉欣震惊,因为这所房间对她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




「你……你给我看这些东西干什么!」




嘉欣说话的语气非常愤怒,但眼神却是充满了恐惧。




宇恒看到了她的表情,脸上闪现了一个犀利的笑容。他伸出右手把嘉欣半搂在身旁。




「别急嘛,好戏还在后头呢。」




又经过简短的操作后,画面变了,这次镜头拉近了很多,两人都全身赤裸,正在热烈地缠绵着。宇恒特地把音响声量开大,顿时整个房间都充满了那女人呻吟声。画面也已经能清楚地看到男女两人的面孔了,这一幕足叫嘉欣精神崩溃,因为画面里的两人正是智明和她自己,而那所房子当然就是他们同居的地方了。




宇恒看到嘉欣的样子,左手便偷偷地放在嘉欣的左腿上抚摸着,




当宇恒的手正要向上移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双怒目正狠狠地盯着他,接着听到『啪』地一声……




宇恒回过神来的时候只看到嘉欣离去的背影和她留下的一句话:「你太过份了,我要告诉你父母!」




第二天晚上,嘉欣来到了宇恒的家,但却比往常晚了足足一个小时。她是经过了一翻思考后才去的,她没把昨晚的事告诉任何人,因为她知道这事是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的。




开门的人是宇恒。




「我就知道姐姐今晚一定会来的,进我的房里谈吧。」




宇恒仿佛是一个胜利者一般。他昨晚很晚才睡着,嘉欣给他的那一叫耳光和最后留下的那句话,使他受到一阵冲击。但当他冷静下来细心地想了之后,他也得出了和嘉欣相同的答案,这事她绝对不会让其他人知道。




进了房里,宇恒坐在电脑桌旁,继续他未完的CS大战。




……




「昨晚我打疼你了吗?」足足五分多钟,嘉欣鼓起勇气首先打破沉默。




「嗯。」嘉欣的勇气换来的却是一句冷冷地回应。




「如果打疼你的话,姐姐向你道歉,我也是一时冲动才动手打你的。」




「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来干什么?」




一句本来非常幽默的对白,但嘉欣听了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你昨天的那个……那个……东西是你的吗?」




「什么东西?」




「就是昨天你……你给我看的……」




「昨天我给你看的什么东西?」




「就是那个……片子。」




「什么片子?姐姐你说清楚点。」




「……」




「是不是姐姐被别人『干』的片子?」




宇恒突然提高声调,连同椅子转向嘉欣的方向。他还特意地强调那个干字。这时的嘉欣犹如一只受惊兔子,只懂睁着眼睛望着自己的学生。




「姐姐你是来要回片子的吧?」




「……」




「怎样?不想要吗?」




「想!……想要。」




「我可以给你。」




「那太谢谢了。」




嘉欣的眼睛仿佛是看到了希望之神向着自己挥手那样。




「代价呢?」




「嗯……我……我可以给钱你。」




「谁要你的臭钱!」




宇恒突然大吼一声,嘉欣在这之前实在无法想像得到自己的学生会变得如此的可怕。




「姐姐你是知道我想要什么的。」




嘉欣当然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在家的时候她就有想到过会发生这样的情形,此时的她反而稍稍的恢复了一点冷静。




「小恒,你还年轻,有些事你还不懂,等你长大后就会慢慢明白的。」




「是的,我的确不是太懂,我前几天就有想过给同学们看了。」




「小恒,你……你……」责备的话说到嘴边就吞回去了。




这时候,嘉欣知道两人的立场已经倒转过来了,眼前的这个学生,已经不需要再像之前那样听从自己的话了。




「好吧……姐姐答应你,但是你不能摸我的下半身,还有你绝对不能把片子给别人看,你要全部给我。」




「没问题。」




看到宇恒向小孩子一样高兴,嘉欣感到更加痛苦。




「上床吧。」




嘉欣知道现在面对自己的学生只剩下服从这条路可以走了。她慢慢地走向整齐而干净的宇恒的床,然后坐在了床上。




「趟下。」




忍耐,服从,嘉欣咬咬嘴唇,闭着眼睛趟了下来,眼泪则从眼角落到了床上。




宇恒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床边。此时的他就好像一头战胜的狮子准备享用自己的晚餐那样,但心情却是紧张而兴奋。




他伸出左手摸在嘉欣光滑的脸庞上。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但已足以让宇恒的下体产生巨大的变化。




他一下就压在了自己的家庭教师的身上,同时献出了自己的初吻。他伸出舌头贪婪地舔着嘉欣柔软的嘴唇,然后是牙齿,不过嘉欣却咬紧牙根,使他无法再进一步。




于是,缺乏经验的宇恒开始转移目标,他的双手在嘉欣的身上乱摸,嘉欣的乳房不算太大,却非常丰满,宇恒已经通过『电脑』看过无数遍了。但现在,他只想真真实实的再看一遍。不过这个愿望却被厚实的衣服阻止了,本来,南方四月天气并不太冷,再加上宇恒的房子装有暖气,也许是有预知,嘉欣今天穿着特别多,但不管怎样,她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宇恒坐在嘉欣身上,双手开始把她的衣服向上推。但不管怎么努力,也只能把衣服推到半身就无法寸进了,勉强能看到乳罩的蕾丝边和那??不带一丝赘肉的肚子。他本来可以让嘉欣坐起来把她的衣服脱掉的,但缺乏经验的他再加上性急,就直接从蕾丝边把手伸了进去。这次是他第一次切切实实地掌握住女性的乳房,是一位美丽的女大学生的乳房,也是帮助他学习成绩突飞猛进的家庭教师的乳房。




嘉欣的双乳非常柔软,而且非常温暖,宇恒简直是爱不释手。很快地,他就找到了他看过无数遍的粉红色的乳头,虽然没能亲眼看到,但他确信那依然是粉红色的。




宇恒双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开始夹拧着嘉欣的乳头,嘉欣的身体立刻起了反应,嘴上『啊』地叫了一声,接着便发出了轻轻地呻吟声。




在玩弄了一番嘉欣的双乳后,他摸上了嘉欣那光滑的肚子,然后慢慢地往下移。当他打算解开牛仔裤皮带的扣子的时候,嘉欣猛然睁开了双眼。




「不行。」




嘉欣坐了起来,并握住了宇恒的双手。




「放手。」




简单而有力的一句话比任何行动更加有效。




嘉欣松开双手,用布满眼泪的双眼发出恳求的目光。




「小恒,求求你,你答应过的。」




宇恒现在可以说已经完全丧失理智,很快地就把皮带给解开了。




「哢嚓。」




那是门打开的声音,两人都被吓了一大跳,并同时向房门看去。




不过那只是屋子大门打开的声音,但那却并不代表没事,反倒表示暴风雨来临的前夕。




宇恒立刻离开了嘉欣的身体,坐回到桌前的椅子上,动作异常的敏捷,一点声响都没发出。




嘉欣则慌张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和散乱的长发,然后擦干眼泪。当认为一切妥当后,她拿起了一本课本,站在了宇恒的身后。




「扣~~扣」随着两声轻轻的敲门声,房门被打开了。「这么晚了还在用功啊,真是辛苦小你了。」说话的是宇恒的爸爸,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




嘉欣勉强装出一个笑容,回答说:「是啊,我也准备回家了。」




「姐姐,我送你出门吧。」




「不用了,你早点睡吧。」




「小恒你就送姐姐去坐计程车吧,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回家,毕竟不是太安全。」说完,宇恒的爸爸就塞了一张50元到嘉欣的手上。嘉欣只好无奈地接受了。




离开了宇恒的家,没走多远,两人就停了下来等计程车。她生怕宇恒会对她做出些什么。




「你明天过来的时候我再把东西给你吧。现在的天气不是太热,你明天来的时候不要穿那么多衣服,还有,穿条裙子。」




话带有命令的口吻,好像说:如果你不照做,就有严重的后果。




没多久,嘉欣就坐上了一辆计程车,踏上了回家的路,但她还不知道,今晚只是恶梦开始。




晚上7点,嘉欣来到了宇恒家。今天她穿上了一件粉红色的衬衫和一条白色的长裙,外面再加了一件牛仔衫外套。她本来想多穿一件毛衣的,但当她想起宇恒昨天的话时就……




宇恒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坐在沙发上。




「姐姐你来了,进我的房里去吧。」




进到房里,嘉欣站在门边,宇恒则像往常那样坐在椅子上。




「房里有暖气,姐姐把外套脱掉吧。」




嘉欣瞄了宇恒一眼,但他并没理会。她慢慢地把牛仔外套脱下,而宇恒则像在欣赏艺术品那样看着整个动作的完成。




粉红色衬衫加上白色长裙,把一个女大学生的气质表露无遗。不管任何一个男人见到都会有一种占有的冲动。




不过宇恒却表现得异常冷静,也许经过了一天的考虑,他的脑子里已经有了一套如何玩弄这位女大学生并且是他家庭教师的计划了。只见他用左手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头向左边一歪……




「姐姐穿的内裤是什么颜色的?」




「什么?」




这个意外的问题使嘉欣一时间想不出应对的语句。




「是白色的吗?」




「那个……是……是的。」




「拿起裙子让我看。」




嘉欣实在想不出该作出什么反应,只下意识地夹紧修长的双腿。




「我说『拿起裙子让我看』,你没听见吗?」




「小恒,你……」




嘉欣真的想走,但今晚无论如何都得把事情解决掉才行,况且昨晚已经让他玩弄过自己的双乳了,自己的裸体也通过录影让他看过了,现在只不过是让他看自己的内裤,嘉欣这样安慰着自己。




嘉欣双手抓住长裙往上拉,先是露出了健康的小腿,接着是膝盖,差不多看到大腿时就停住了。裙子实在太长了,当然这也是嘉欣特地选的,因为宇恒要她穿着裙子来。




「还不能看到啊。」




「给你看,你就会东西都给我吗?」




「是的,不过你得照我的话做。」




既然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只要再忍耐一下,嘉欣继续安慰着自己。她拿起裙摆,把头转向另一边……




这时宇恒看到了一双充满弹性的大腿,夹着白色稍稍隆起的内裤。




他站起身走向嘉欣。来到嘉欣跟前的时候他并没停下,而是走到了嘉欣的背后。接着,他伸出双手从背后搂住了嘉欣纤细的腰。




嘉欣被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本能地挣开了他学生的双手。




「别动,否则就不把东西还给你。」然后示意嘉欣站回原来的位置。




嘉欣的双眼泛满了泪光,但还是照着他的话做了。




宇恒搂住了她的细腰,并吻着她的粉颈。




过了一会,他的双手便开始在嘉欣的身上上下其手,隔着衣服搓柔着她的双乳。接着便解开嘉欣衣服上的扣子,每解开一颗,宇恒都感到异常的兴奋,当所有的扣子都解开后,他把乳罩向上一推,嘉欣已经呈半裸的状态了。




宇恒终于能够看到嘉欣的乳头,确实是粉红色的。他迫不及待的把那把它在手中捏玩着,并搓弄着丰满的乳房。




从背后最能把握住双乳,看来经过了昨晚,宇恒已经长进了不少。




嘉欣知道不应该,但她那不争气的身体起了反应。




「小恒,求求你,不要这样。」说话同时,嘉欣扭动着身体企图避开宇恒的挑逗,但却完全没有效果,反倒激起了宇恒原始的兽性。




宇恒的屁股开始一前一后地动着,并空出一只手把裤子脱下,露出了年轻的肉棍。




「蹲下。」




嘉欣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再加上宇恒在她肩膀上用力一按,无力的身体便跪在了地上。




「姐姐,我实在忍不住了,用嘴帮我弄出来吧。」宇恒用肉棍顶了顶嘉欣的鼻子说。




「不行。」嘉欣红着脸把脸转开。




「你不肯的话,东西是不会还给你的哦。」说完,宇恒得意地在嘉欣面前晃了晃他的大鸟。




嘉欣失去童贞是个多月前的事,智明也是他的第一个男朋友,虽然在中学的时候已经有不少的男生向她表示过爱意,但她均以学业为重,一一拒绝了。在智明夺去她的芳心后,他们也只发生过不到十次的关系,而且都是带着安全套的,加上嘉欣出身在一个保守的家庭,每次性交都是用最普通的方式。




现在,宇恒却要她直接含着他的阳物,嘉欣感到自己受到了自出生以来最大的侮辱。




「怎样?」




现在只有服从,本来是自己听话的学生,现在反而变成支配自己的帝王。




嘉欣战战兢兢地把嘴靠近宇恒的阳物,但年轻的肉棍却兴奋地晃动着,她只好用双手把握住它,然后闭上眼睛含在嘴里。




嘉欣生疏的动作、犹豫的神情,任何纯属的技巧都无法可比。再加上柔软的嘴唇、舌头偶尔的轻碰和那大学女生独有的气质,宇恒的欲火马上升到了顶点。




他伸出双手握住嘉欣的头,开始在嘉欣的嘴里抽插着。




「啊,姐姐你实在太美了。」




忍不住说了句赞美的话,而嘉欣却只能发出「唔、唔」的叫声并默默的承受着。就在这时候,嘉欣的牙齿不小心碰到了肉棍,宇恒好像触电似的,接着便把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嘉欣的嘴里。




嘉欣想躲开的时候已经晚了,当肉棍离开他的嘴时再一次把精液射到了她的脸上。




「呕。」




嘉欣顿时生出一股恶心的呕吐感,并飞快地跑进了洗手间。




把精液吐出,但有不少已经射进了喉哝里,恶心地感觉始终无法消除。她用水不停地冲洗着脸庞,差点连皮都破了。




整整过了十分钟,嘉欣回到了宇恒的房间。




宇恒平趟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激情。




「你要的东西。」宇恒指了指桌上的一堆光碟。




「电脑里的我也删掉了,不信你可以看看。」




嘉欣用疑惑的眼神望着态度发生180度转变的宇恒,但她却怎么也想不出会有什么阴谋在里面,但她还是马上把光碟全部弄碎了。




她心想:也许是宇恒刚才已经得到了满足的关系吧。




但她无论如何也无法说出『谢谢』这两个字。收拾好东西后便匆匆地离开了宇恒家。




自从被宇恒玩弄后已经过了一个多星期,在这个多星期里,嘉欣再没去过宇恒家,因为他实在无法忘记那晚帮宇恒口交的事,每当他忆起宇恒的精液射在她的喉咙里的时候,她就会产生一股莫名的呕吐感,有几次她还怀疑过自己会不会是有了孩子。本来她已经向宇恒的父母请辞的了,但又敌不过两老的盛情,无奈之下只好说要准备期中考。




这天,嘉欣从学校回到家。天气已经慢慢开始回暖,她到家后便先洗了个澡。洗完澡后换上了一件灰色的宽身上衣和白色的短裙。健康的大腿有一半都露在外面。加上刚洗完澡的关系,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清香,任何词语也不能描述出这位大学女生的美丽。




嘉欣的妈妈正在厨房里煮饭,爸爸还没下班。嘉欣一个人便在大厅看起了电视。




突然,门铃响了。嘉欣走去开门。




「姐姐,好久没见了。」




「你来干嘛。」门外是宇恒,嘉欣用极恶劣的态度回复了自己的学生。




「没什么,我有些功课上的问题想向姐姐请教一下。」




「我不舒服,你下次再来吧。」




说完,嘉欣便想把门关上。




「唉哟,是小恒啊,来找小欣吗?」




「嗯,我有些功课不懂,想问问姐姐。」




「好啊,不如今晚在这吃顿便饭吧?」




「那个……嗯……」




「不用那么客气了,来,进家里坐吧。」




嘉欣妈妈的热情,使她感到百般无奈,但也只有这样了。




进到嘉欣的房间,宇恒就被嘉欣修长的美腿吸引住了。




「姐姐的腿好美啊。」




嘉欣下意识地向下拉了拉短裙。




「你到底来干嘛?」




「姐姐不要那么凶巴巴的嘛,那天晚上我们不是很好的吗?我到现在都忘记不了姐姐含着我的肉棒那种兴奋的感觉。」




「你……」




宇恒的脸闪过一丝冷笑,然后从书包拿出一张光碟。




「你居然不守信?」




「哦,之前那个我已经看过很多次了,都看腻了,而且质量又不好,这个就不同了,不但清晰,还很精彩呢。姐姐你不想看看吗?」




嘉欣实在不知道宇恒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是恶狠狠地盯着他。




宇恒并没有理会她的反应,便把光碟放进了电脑里。




画面出现的一刻,嘉欣马上惊呆了。就好像用木棒从后面打她的头那样,她只感到双脚无力,坐在了电脑前的椅子上。




片中所播放着的是个多星期前的晚上宇恒在家里凌辱嘉欣的情景。摄像机应该是放在一个正对着门的地方,所以当嘉欣离开的时候,宇恒要她站回原来的地方。正如宇恒所说,画面十分清晰,特别是最后口交的那段,能清楚地看到精液射到嘉欣脸上的情形。




宇恒看到目瞪口呆的嘉欣,知道自己的家庭教师已经完完全全的在自己的控制之下了。他站到嘉欣的身后,手从宽松上衣的领口伸了进去。




「你怎么可以……啊!」




嘉欣猛地清醒过来,正想摆脱宇恒的手,但宇恒却从身后一把揪住她那长长的秀发。




「叫啊,让你妈妈也进来看看啊。」




声音不大,但眼神却是凶狠的。泪水开始从嘉欣的双眼留了下来。




宇恒毫不客气地掀起她的上衣,开始抚摸着她身上每一寸肌肤。




「站起来。」




「啊。」




在发出命令的同时把嘉欣的头发向上拉,事发突然,嘉欣连同椅子倒在了地上。短裙向上撩起,露出了粉红色的内裤。




「姐姐原来也会穿这么性感的内裤啊。」




嘉欣狼狈地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




「求求你,饶了我吧。」嘉欣用含满泪水的双眼发出哀求。




「你猜如果刚才的片子智明哥或者其他人看了后会有什么反应?」




「不要,求求你。」




「那姐姐以后必须听我的话啊。」




「……嗯。」




现在除了点头,嘉欣真的无法再做出其他选择。




「你自己掀起裙子让我看内裤,然后向我请求,请我脱下你的内裤。以后只有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你都要这样做。」




「什么,不行。啊。」




话没说完,宇恒一耳光打在了嘉欣的脸上。




「不要……啊。」




又是一耳光。虽然有点痛,但嘉欣还是忍住不敢叫太大声,生怕妈妈听到。




「知道了……不要再打了。」




「你要答应我。」




「…………我答应你。」




「好,那还不按我的话做。」




嘉欣闭上双眼,颤抖着双手掀起了白色的短裙。洁白的大腿,慢慢的展现出来,在大腿跟露出了粉红色的内裤。




「还有一句话你忘记说了。」




「脱……脱我的内裤。」




「好的。」




宇恒蹲在嘉欣面前,在粉红色隆起的地方闻了闻。刚洗完澡的所散发出的清香,犹如处女一般。




「我要脱了。」




故意这样声明之后,宇恒的手指勾住了内裤的两端。黑色的森林慢慢地呈现在宇恒的眼前。




「抬起脚。」




拉到脚底时,宇恒发出了这样的命令,之后,嘉欣白色短裙下面已经是完全赤裸。




宇恒的眼睛发出亮光,凝视着下腹部的黑色森林,颤抖的手指开始了探险之旅。




「不要。」




嘉欣地股间不由自主地向后退缩。




兴致被打断,宇恒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的家庭教师。




「你想让智明看看那片子吗?」




话一说完,宇恒便不管嘉欣的反应,再次蹲在嘉欣的面前,不过这次他自己用手掀起了白色的短裙。




这是宇恒第一次清清楚楚地看到嘉欣的花唇,虽然之前已经在A片里看过很多女性的私处,但那些大多给宇恒一种肮脏的感觉。相比之下。眼前嘉欣的花唇,不论是粉红的颜色,好像很难为情地和在一起的花瓣,再加上任何AV女角都无法可比的美丽清纯的容貌……




「太美了。」宇恒由心里发出了感叹。他毫不犹豫的伸出舌头顺着可爱的溪沟舔去。




「啊……不要这样。」




哀求只会更加激动起宇恒的性欲。他并没理会嘉欣的要求,反而伸出手指拨开粉红的阴唇,仔细地舔着那里的每一寸粘膜。




「吃饭了。」




嘉欣妈妈在大厅叫唤的声音传到了两人的耳里。宇恒很不情愿地站起身来。




「就这样出去,不准穿内裤。」




嘉欣知道无论这样哀求都无法改变自己的学生所下的决定,只有默默地承受着,擦干眼泪后,再进洗手间洗洗脸。




本来只给三人用餐的餐桌,现在显得有点拥挤,但还是可以接受。嘉欣和宇恒肩并肩坐在一起,当然,这也是宇恒的要求。




「小恒真努力啊,到时一定能考上清华大学的。」




「叔叔别取笑我了,能和姐姐考上同一所大学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宇恒说完,望着嘉欣笑了笑。




电视机正播着某部连续剧,刚好今天播到高潮部分,两位元老人家都在聚精会神地看着。




「啊。」




声音很小,被电视机声音覆盖住,除了嘉欣自己没有其他人听得到。宇恒空出了左手在她的大腿上抚摸着。




「求求你,不用这样。」




嘉欣用眼睛发出哀求的目光,但又生怕父母察觉到,只一瞬就继续装着吃饭、看电视。




宇恒当然没有理会他的家庭教师的哀求,在丰满的大腿上摸了一会儿后,手就钻进了短裙里。




嘉欣用力夹紧双腿,不允许他的手侵入,因为短裙里什么都没穿。




「痛。」




几乎要这样叫出声。宇恒发觉这样不行时,就拧她的大腿。为免让父母发现,嘉欣只好慢慢地分开双腿。




宇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让自己的家庭教师分开双腿,而且还是如此美丽的女大学生,以前只有做梦时才会发生的情景。他毫不客气地伸出手在森林地带搜索,手指慢慢摸到花唇,在那里不停地蠕动。




在父母的面前被自己的学生凌辱,强烈的羞耻感和紧张的心情,使到嘉欣的下体产生之前从没有过的激烈感觉,留出的花蜜沾满了宇恒的手指。




「我吃完了,你们慢慢吃。」说完便拉下短裙回到自己的房间。




学习就像召妓,出钱又出力;工作就像轮奸,不给你机会休息;生活就像自慰,都靠自己双手;命运就像强奸,你反抗不了就要学习享受….